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做出抉擇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做出抉擇

    思來想去,那人最終還是放下了自己那雙躍躍欲試的雙手。

    畢竟無論如何,自己都不是一個強大的人,也不是那令逸安的對手。所以現在……還是保命最為重要。

    既然想要保命,那就不得不說,要將自己的底線給防守好……畢竟不管怎么樣,是個人,都不應該向自己的對手透露太多自己的消息。這就是所謂的,做人留一線,日后好相見罷了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他其實并不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,畢竟他是在這樣一個虛無縹緲的環境中,不能確定自己究竟能不能安全的回到自己原來生活的地方中去……若是根本就回不去的話,那其實也沒有什么所謂,說要跟眼前這人拼個魚死網破了。

    或許在這種時候,人才會顯露出他的本質……在這種時候,人才能想到要保護自己,要把自己放在首位吧……

    方才那電光火石之間,他其實也想了很多。有了很多新奇的想法……不得不說,這些想法在一定程度上都算是對自己的一種拯救……他也慶幸自己能有這樣的想法,因為畢竟這樣的話,總不至于讓自己過于受傷……總是能在一定程度之上,拯救自己的,不是嗎?

    “王爺,您聽我說。”

    見令逸安的雙手隱隱有要將自己放開的趨勢,那小子便毫不猶豫的把握住了機會,往令逸安的身上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或許這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肢體動作,但是說實在的,這樣的動作,會很容易的讓對方掉以輕心。這樣的話,遲早有一天,有那么一刻,對方會覺得,你是站在他那邊的。

    俗話說得好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戰百勝。

    現下最重要的,是要讓令逸安相信自己。雖說自己不是什么厲害的人物,也不是十分的會撒謊,耍潑打滾兒,但是若是要說上兩句唬人的話,他也不是全然不會。

    畢竟在這種時候,誰不想要,不想要多遷就一些自己的敵人呢?要怪也怪不得別人,只能怪自己實力不夠,打不過他。打不過他,又想要保命,那就只有一個選擇……那便是委屈自己和那人求和……

    或許這小子不是什么真的厲害,不是有什么真的實力……但是那雙猩紅的眼睛卻是把自己給嚇得夠嗆……無論如何,他都不想要在這樣的怪物面前喪命,也不想要再面對這個可怕的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現在應該做的第一步,就是得先將這王爺給穩住……只要能說服他,說服他不對自己來什么可怕的舉動,那自己就不害怕了,這樣的話,自己就能爭取更多的時間……爭取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,能做的,應該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兄弟,不可以白死。或許在這樣的事情面前,自己的那一點兒兄弟情是十分的脆弱不堪的,但是畢竟曾經生死與共過那么長時間,這樣的感情,不是說撇棄,說舍下,就真的可以不管不顧的……就算人沒了,但是情誼還在啊……不是嗎?

    “你要說什么?先把你手里的東西放下,再來跟我說話。”

    令逸安的聲音十分的渾重,那兩句話說的,好像要生生的將眼前的這個人給吃掉一樣。那小子聽了,果然身子抖了一抖,但是很快的便恢復了如初。到了現在的這個時刻,他早就沒有之前那么的害怕了。畢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自己應該早些振作起來才是。只有振作起來了,才能好好的將自己的思路給捋一捋……將這事情給好好的解決了才是一個好的方向,一個正確的方向,不是嗎?

    既然他要我放下來,那我放下來不就是了。

    那小子想著,也沒有猶豫,直接的就把手里的狐妖之心給放到了手邊的桌子之上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現在都要依著他的心思來。只有這樣的話,才能好好的為自己掙得一個活下去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你聽我說,”他雙手漸漸抬起,表示自己手里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東西,看令逸安不再懷疑自己了,用一種近乎于十分正常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,他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這說明什么?說明他已經初步的取得了令逸安的信任……這樣的話,后面的事情就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王爺你真的想要從我這里套什么消息,那也不是不可以,”他說著,看著令逸安的眼神,有些微微放光。果然,這就算是上計了吧,他想著,而后也沒有猶豫,繼續說著,“但是我有一個要求。就是王爺你得把我從這個地方帶出去。你覺得可以嗎?”

    從這個地方帶出去……

    這好像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買賣。

    令逸安的眼骨碌子稍微轉了轉,而后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人。這話說的,也并不是完全不可取。

    只是這樣的買賣,對自己好像也沒有太大的益處。若是真的要這么做的話,那自己必須得追加一個條件。

    “你說的意思我明白了,”

    令逸安說著,看著那小子的眼神之中帶著一絲絲的戲謔的意味,“只是現在,有一件事情,我覺得你還沒有搞清楚。”

    有一件事情?

    什么事情?

    那小子有些猶豫的看著令逸安,眼睛往外瞟著,似乎在為自己想什么對策。

    令逸安怎么可能容忍他做這些事情呢?自己思考的時間都不夠,怎么能給他思考的時間?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猶豫了,我說,你聽著就行,”令逸安悠悠的開了口,而后用自己的目光死死的鎖住那個人的雙眼,“你聽我說,如今我們算是一條繩兒上的螞蚱。當然,你選擇和我和解,同我站在一起,這無疑是一個正確的決定。只是你需要搞清楚的事情是,你沒有資格和我講條件,只有我說你做的份兒,若是你不愿意的話,那我大可以就這么直接把你從窗戶那里給丟出去,我就不信這樣你都能無動于衷。”

    他沒有必要為了這樣一個小子拖延時間,更沒有必要為這樣一個小子談條件。那是不值得的,也是不應該的。畢竟現在這樣的情況,自己才是這艘船上的老大,如果不是有自己的話,這群人進了這忘川之地,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離開的機會。這難道不是說,自己對于這些人,是十分重要的嗎?

    希望這樣的事情能少發生一些,這樣的話他也能少操一些心了。可是現在的情況不同,好多事情不是他能想到的,不是他能辦到的,也不是他能控制的,他唯一能說的,就是讓這小子,趕快把事情解決了……只有這樣,自己才有可能盡快面對自己的現實,盡快回到自己的家鄉,和自己的家人,朋友,團圓。

    哪怕是回去見皇兄,他也愿意。總之,只要能回到天朗,無論如何都比待在這里要好,不是嗎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自己就沒有必要再在這里說什么題外話了。趕快和這小子做好商議,讓他和自己好好的說道說道,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怎么做才是一個靠譜的行為。

    “那,你說吧,究竟有什么樣的條件,要自己做什么。若是我能做到的話,我就一定能為你做。畢竟大家都是明白人兒,在這種地方待著,是不會有什么結果的,無論如何,都要先出去,然后才能說其他的事情,如果不出去的話,那未免在這里說再多的話也沒有用不是嗎?”

    這話說的倒是有點道理。令逸安想著,而后覺得,這小子的腦袋也還算是清醒。總之不是什么傻子,多多少少能說出一些讓自己覺得還算不錯的觀點。

    這就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了,他覺得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做的事情,不是什么難事。我只是想要你能留在我身邊,為我做事。在你原來的那個主子那里,做一個雙面間諜。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雙面間諜……

    這不是誠心要讓自己將兩邊兒都給背叛嗎?

    何況自己還是在老大那里簽過生死狀的……說什么,自己也不能離開老大,背叛老大啊……若是要讓老大給發現了,那豈不是不論費多大的力氣,他都會要將自己給斬草除根的吧……那這樣的話,自己現在從這里逃出去了,又有什么用呢……

    不管怎么樣,自己都是一個將死之人了?

    這可不行……他得想法子,讓自己的現狀出現一些最起碼的轉機……

    不能再這么坐以待斃了……總之,令逸安的說法是不可能實現的,自己是不可能同意的。

    他思慮了一會兒,而后在令逸安面前堅定來的搖了搖頭,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為我考慮過……不過你不為我考慮那也是應該的……只是我覺得,有些事情能做,是因為我確實想要活命,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,是因為,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想要背叛我的先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沒說上兩句呢,你原來的那主子,就成了你的先主了嗎?”

    令逸安說著,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,他不知道這小子是真的不懂,還是假的在裝傻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62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江苏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白山麻将免费下载 体彩p3软件下载 广东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老快3网上投注 什邡中彩票 玩北京pk10哪个平台好 斯诺克比分直播g147 新疆时时彩玩法大全 靠文化怎么赚钱 广东快乐10分计划软件 微信群上卖彩票 重庆时时彩 彩名堂彩票苹果 贵州快三25日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