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九十章 皇后仙逝

第九十章 皇后仙逝

?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令桓宇一邊走著,一邊找著,一邊疑惑著。

    怎么這……人好端端的,就見不著了呢?

    方才還聽門口的侍衛說,見太醫進去給她瞧了,怎么這一會兒人就沒影兒了。

    他溜了一圈兒,而后在一處清透的簾子旁,瞅見了個白色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噗嗤。

    令桓宇笑出了聲兒,這小妮子,藏也不知道藏好點兒,這么明顯,一眼便叫人給看出來了啊。

    可他也裝著,心里頭有點兒戲弄她的意思,就把她擱那兒晾著,自己站到了她的身側,挑了個座兒便坐了下來。左腿有意無意的朝著蘇清婉在的那地兒碰著,將她整個人給驚的到處亂竄。

    “皇上小心,奴才看,這兒似乎有個異物。”

    蔣濟說著,直沖沖的便往令桓宇身旁走,伸手一抓,眼瞅著就要抓住了,手再拿出來的時候卻發現是抓了個空。

    “無妨,這是朕養的……一只小狗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在蔣濟反應的那個空檔兒,一把將蘇清婉平地撈起,不得不說……這只狐貍還真是不輕……體型略大……一點兒都不像他口中說的,狗。

    既然皇上都這樣說了,他這個小侍衛也不敢多言。不過皇上這偏心……偏的未免也太明顯了一些……該不會是真的被這狐妖給迷惑住了雙眼……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以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以為,你該去同方沉整隊了。”

    整隊……

    蔣濟一句話被壓的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了。罷了,皇上畢竟是真龍天子,區區一只小小的狐妖,應該奈不了他如何吧……今日這些事情種種,實在是讓人忙的顛三倒四,若是這個時候皇上再出了什么事,那天朗豈不是又喪父又喪母了……

    不行,蔣濟一只腳都已經跨出了殿門外頭,可想了想,還是又伸了回來,“皇上……奴才著實是擔心……這狗……要不您就給奴才帶吧……免得畜生沒人性,上了皇上您金貴的龍體。”

    他說著,眉頭皺著,可抬眼看著令桓宇那生人勿進的表情,又有些慌張。

    進也不是,退也不是……他是真的擔心皇上,擔心天朗,為國為民憂心的這份情意,皇上倒似乎一直沒有感覺到。

    “不用,朕有分寸。你去,叫曲嬪過來。”

    曲嬪?

    蔣濟眨巴眨巴眼睛,而后點點頭,“是。奴才這就去辦。”

    轉身出了寢殿的大門,他便向著鐘毓宮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呀,真是調皮,你這一會兒妖身一會兒人身的,自己是克制不了嗎?”

    令桓宇問著,不停的逗弄著蘇清婉的小鼻子,“要不是朕先發現你,你早就被宮里的人抓去扒了皮了。”

    扒皮……

    她聽到了這個,渾身都忍不住在發抖。她是真的害怕,現在這副模樣,又說不出一個字出來,進退兩難,不知道要怎么辦才好。

    像上次在令逸安大婚之路上,他們說的那樣嗎?扒皮,將皮給制成衣裳嗎?

    “沒事,朕逗你的。別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安撫著蘇清婉的情緒,一邊捋著她的毛發,一邊捏著她的小臉兒,“小東西,你怎么這么可愛。朕哪里忍心將你給送到那登云閣里頭,行什么駭人的火刑呢。”

    真是把自己當做寵物來瞧了嗎?蘇清婉無奈的張了張嘴,而后才發現自己其實說不出來半句人話。說來也奇怪啊,這個男人,怎么對自己沒有絲毫的懼怕,難道,他不怕妖的嗎?膽子也真是大啊。

    不過撇開這些不談……就方才令桓宇對自己的那些舉動。真的可以說是很暖心了。蘇清婉心里忽然有些雜亂,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她的心里肆意生長著,不像是同云游的師徒情誼,也不像是同淺樂的知己情誼……像是一種全新的,她從未體驗過的……像是……男女之情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有要事稟報!”

    一人一妖正膩歪著呢,令桓宇還沒來得及對蘇清婉傾訴衷腸,就被這一聲粗壯急促的聲音給打亂了思緒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兒?”

    令桓宇應著,伸手將手上的小狐貍給放到了地上,而后將它給輕輕的掩到了自己身后,不想讓別人發現這么個小寶貝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……皇后娘娘……仙逝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???

    令桓宇的呼吸好像漏了一拍,緊張的氛圍,讓蘇清婉甚至都不敢挪動一下。

    是……方韻?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方韻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是再逗朕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一臉的不可置信。輕笑了兩聲之后,在那張檀木桌子跟前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連手都不知道給往哪里擺了。

    不會的,方才她還在自己懷里吐著氣兒,怎會這一時就出了事情……自己也不過是回來溜了一趟……難道就這一趟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明鑒!奴才真的沒有!奴才是據實相報……”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令桓宇動怒了,他伸手對著那報信的小侍衛就是一個巴掌,力道之大,竟直直的將那小侍衛嘴角打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日后誰要是再敢在朕面前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,朕一定不會輕饒!滾出去!”

    蘇清婉在一旁嗚嗚咽咽的叫著,言語之間,盡可能的在安撫令桓宇的脾氣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皇上……奴才所言屬實,若是您不信,盡管去太醫院瞧一眼……興許還能見上娘娘最后一面……”

    那小侍衛是真真不怕死了。都到了這個地步,竟然還敢直言不諱,不想要命了嗎這是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向來同娘娘帝后情深,怎么這會兒緊要關頭,卻在這里玩兒起了狐貍了呢?難不成皇上您是真的被狐妖給蒙蔽了雙眼?不知道郭是郭非,孰輕孰重了嗎?”

    蘇清婉聽了,整個毛球一般的身體,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兒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人,怕是要必死無疑了。

    令桓宇又沉默了一會兒,而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,直直的就從殿門口沖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頭還是陰著天,蘇清婉忽然就覺著,沒有令桓宇的陪伴,這宮里,怎么就這么的凄冷靜寂……

    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她歪著頭,趴在地上,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了悲傷的神情……似乎,她似乎有些能理解了淺樂的處境了……云游那么多次為了自己而放棄淺樂……那么多次在淺樂面前,絲毫不掩飾的表達著對自己的關系,那么多次為了自己,拋下她……

    淺樂姐姐,當也是十分難受的罷,就同她現在的心思一樣,如同心上被人挖去了一塊兒一樣,滴滴答答的血跡,濕漉漉的,讓人生煩。

    令桓宇,他心里會有自己嗎?如今方韻出了事,他還是選擇朝著方韻飛奔而去……若是自己同方韻是一樣的處境,那他還會像今日在血池跟前一樣,站在自己這頭嗎?有那么一瞬間,她竟然希望方韻就這么不要醒來,安安靜靜的離開,是不是令桓宇的心,就能空出來一個小小的位置,能接納她這小小的身體呢……

    唉,她這是在亂七八糟的想著些什么啊!無奈的捶了捶自己的頭,蘇清婉是越發覺得自己荒謬了。好不好的,竟然希望一個活人活生生的就這么離世……

    還是善良著些,祈愿方韻能相安無事罷。

    “喲,這是哪里來的小玩意兒?”

    一個尖銳的女聲響起。

    是曲嬪。

    太醫院。

    令桓宇到時,方韻的床榻跟前,已經站滿了淚流滿面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輕輕的走到發妻的身邊,用手掀開蓋在她臉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下面躺的是一具十分干癟的尸體……同方才見到的,蒼老的方韻比起來,這具尸體,簡直可以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強忍著悲痛,作為一個帝王,生來就該是一個絕情種。若是今日對她有情,為她傷悲,明日對她有意,同她尋歡,那這天朗還要不要,家國還治不治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方韻不同,他曾經想過的,或許方韻會比自己先離世。但是就算是那樣也沒有關系,因為她是自己的發妻,不管生老病死,她都會在自己心里占據常人無法替代的一部分。為方韻流淚,也是他作為一個丈夫,所應該做的罷了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話,皇后娘娘這癥狀,奴才猜測,保不齊是被妖精吸去了體內的陽氣。所以才會以這般可怕的速度衰老……”

    被妖精……吸去了體內的陽氣???

    怎么會有這種說法?

    令桓宇怔了怔,看著一臉認真的太醫,心里不禁疑惑了起來。妖精,哪里來的妖精?難不成,是清婉?

    不對啊,依照清婉的性子,她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兒。況且她不是一直被自己關在了寢殿之中嗎?又怎么可能又可乘之機,去傷害方韻呢?

    方才那一會兒,自己可是一直同蘇清婉待在一起的,這一點兒他還是拎的清的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方才,看到的是蛇……”

    方沉見令桓宇遲遲沒有開口應答,便自作主張進行了猜測。他抹了一把眼角流出的傷心的淚水,正了正身子,同皇上如實的稟報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奴才便瞧見……瞧見那蛇從皇后娘娘的衣襟之中爬了出來,很快便消失在攏翠宮的宮殿之外了。”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71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赛马会奖券官方网站 福彩25选7走势图 貔喜脉动棋牌官方网站 双色球8码小复式是多少注 必赢真人龙虎斗开户 天天捕鱼网站 广西快3开奖 江苏e球彩奖金 足球现场比分 江苏十一选五 天津时时彩开奖 什么生意利润高赚钱快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 大乐透开奖走势图 幸运农场计划app 14场胜负彩18088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