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八十四章 我去行刑?

第八十四章 我去行刑?

?    “我不是妖女……”

    蘇清婉掙扎著,想要解釋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又是顯得如此的蒼白無力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朕方才,為何要對恒王用刑嗎?”

    還能為何,無非就是喜怒無常,看他不順眼唄。要么就是愛妻心切,見恒王來要隴南百姓,傷了方韻的心了,便賞他二十大板,緩緩心情唄。

    可這些她都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她只是惡狠狠的盯著令桓宇,心里十分的不快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妖女那又如何,她害人了嗎?沒有啊,她什么壞事都沒有做成,頂多只是在隴南人的逼迫之下現出了真身……這就要被這樣五花大綁,扭送到昭陽殿來接受審判嗎?

    “不說話啊,那好,那你就聽朕說。恒王來昭陽殿是有兩件事,一是讓朕放了隴南百姓,說他們實在是無辜。而是讓朕告訴皇后,叫皇后放過你。”

    放過我……

    “恒王可真是個重情重義的人啊,要不是自小同他一塊兒長大,朕都不敢相信,這世上竟還會有如此心善的人。”

    蘇清婉忽而覺著有些羞愧,方才還在路上對令逸安那般不冷不熱……誰知他受了板子,竟還是因為自己……

    為何同她沾上邊兒的人都要被傷害幾分才肯被老天放過呢?這不公平……還是說,自己就是個天煞孤星,誰同她熟絡,誰就要倒霉……

    “朕還想說,從隴南傳來的情報到底是真是假呢。誰知下一秒恒王竟就自己跑來了,還未說上兩句就開始保你,你這狐妖還真是禍國亂世,剛剛新婚的王爺都被你勾了魂去。你有本事,倒是來勾勾朕啊,讓朕瞧瞧狐媚子究竟能媚到什么程度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一邊說著一邊笑著,還不忘對蘇清婉絲毫無法挪動的身子上下其手,讓她直直的覺著眼前這個人十分的惡心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母同胞生下來的,為何這兄弟兩的性子就能差這么大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才能放我走。”

    蘇清婉冷冷的說道,越發覺得來宮里是一個錯誤的選擇,她就該悄悄的潛入禁生獄牢,將云游同那百姓給放出來不就好了……為何還傻乎乎的費這么大力氣……自投羅網……

    “放你走?你都到朕的懷里了,朕怎么舍得放你走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……

    “上回給曲嬪做的那件人皮衣裳,她似乎不甚喜歡,朕都沒有見她穿過。不知道狐皮的能不能博她一笑,讓她服侍朕的時候,也盡心盡力一些。”

    狐皮……

    蘇清婉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她是真的害怕……如今妖力被稚生給封住了,除了苦苦哀求,似乎也沒有什么別的法子能讓令桓宇高抬貴手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皇上……您這也不過是道聽途說,沒有親眼見過,怎么就能這樣給民女判了死刑呢?”

    她語氣哀婉,帶著隱隱的嬌嗔,聽著確實舒服。

    令桓宇忍不住捂了捂自己的嘴巴,這姑娘還是有點兒本事,這便算是開始勾引了嗎?說實在話,他還沒有親眼見過妖精是什么模樣,這回若是能見識一下,倒也是不錯。她既如此小心,那自己便不如繼續逗下去了 ,反正這于他,又沒有什么損失。

    “那不然朕該如何?八抬大轎抬你入宮,讓你做朕的女人嗎?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民女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蘇清婉一個勁兒的猛搖頭,讓令桓宇不由得覺著更有趣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的容貌因民女而毀,民女是實在不能看著娘娘如此糜頹下去,皇上應該也舍不得娘娘這副模樣,終日只躲在攏翠宮寢殿之內,不肯見人,對吧?”

    這話說的倒是有些道理,令桓宇點點頭,方韻此刻許是還在難受著呢,自己怎么還在這兒逗起別家姑娘來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有什么法子,能讓皇后的容顏恢復如初?朕不要她有多么傾國傾城,只要她還能同以前一樣,不要讓朕每每去她哪里都是吃閉門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方韻是他這輩子最愛的女人,不會有第二個了。一個人就只有一顆心,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將心給分成那么多份,挨個挨個兒的分給其他女人……都說曲嬪得寵,可還不是為了穩固趙家,她才會得寵……倒是方韻不懂他的心思,這些年,不知不覺的同他疏遠了許多了。

    “民女自然是有法子的,不然也不敢貿然前來皇上這深宮之中啊。”

    蘇清婉的眼睛里放著光,這般靈巧動人的模樣,倒是和方韻年輕的時候有八分相似,令桓宇看著看著竟看呆了,半天不說話,讓她心里急的直癢癢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?”

    輕輕的喚了兩聲,可算是喚回了令桓宇的幾分神智,瞧他的眼神稍稍有了些光澤,蘇清婉便又繼續說道,“駐顏丹并不難研制,費力的不是方子,是藥材。其中幾味藥材可以說是十分難找。若不是經驗老道,又對醫術道行頗深的人,一般是找不到在哪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沉沉的思索著,而后又坐回了那至高無上的龍椅,俯視著蘇清婉,想知道她究竟想要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民女知道有個人,可以擔此重任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“那朕倒是想要知道,被你這個南越圣女欽點的人,究竟是誰了。”

    “說來皇上也認得他的,他便是民女前些天被皇上在宮中削職流放的兄長啊。”

    云游?

    “朕已經說了,沒有朕的允許,他不能入宮。”

    這話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令桓宇,不知道云游在宮里已經被方韻打的半死不活了嗎?

    這么一來,事情似乎有趣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不知道嗎?皇后娘娘前些日子便將他給綁來宮中了啊。”

    什么???

    令桓宇背對著蘇清婉,表面上不悲不喜,可背影卻在微微顫抖,顯然是氣得不輕。

    方韻這是怎么回事?不把自己說的話放在心上嗎?都說了沒有他的允許不許云游入宮,那般在人前詆毀自己的人,沒亂棍打死已經算是很給他面子了。方韻這又算是什么意思?瞞著自己,將他給帶回宮中?

    未免也太不把他這個皇上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皇上能出面,讓皇后娘娘將云游給放了,那民女便有把握弄到那些難尋的草藥,更別提是為皇后娘娘治病了。”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發展的很好。

    只要令桓宇能順著自己的話往下說,那基本上,讓云游重見天日,也不是什么問題了。

    若是淺樂還能出手相助,那這些又算得了什么……只可惜她已經被瑰蕊逢玉的人立下了死規矩,不能插手人間的事情……否則怎么會讓她這么勞累……

    “這事,朕自然會派人去尋那草藥。你就不要操心了。至于云游,那是皇后要的人,朕不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清婉的笑容僵在臉上。不管?他是認真的?

    “皇上,此事關系重大,如果沒有云游的話,不知道那幾味藥要找到何年何月,皇后娘娘的容顏又何時才能恢復啊……皇上,只要您出面說句話,一句話的事兒……”

    令桓宇翻了個白眼,“你以為朕看不出來?你不就是想要借朕的手,將云游給放出來嗎?差點兒就被你帶過去了,”他頓了頓,又繼續說道,“朕可是很記仇的一個人啊,你那兄長可不是什么善茬兒,在人前那般詆毀朕,你覺得朕就愿意那么放過他?省省心吧,你們兄妹兩可是被天朗套牢了,別想跑。除非你真使出什么妖力出來,讓朕害怕害怕。”

    你以為我不敢嗎?

    蘇清婉握了握拳頭,想要使出些什么力氣,可被這繩子捆著,實在是難以發揮。看來這從瑰蕊逢玉弄來的東西真是不一般。她竟連身都翻不過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給我安分一些,不要在攏翠宮惹出什么亂子出來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的眼神忽然變得兇狠起來,真是護妻心切。這算是嚴詞警告了嗎?稚生的封印也不過頂多兩三日的事情,可現下多了這根繩子,就算是封印解開了,那她是不是也使不了半分妖力?

    云游還在遭受著非人的待遇……隴南的百姓都還沒有著落……令逸安也因為她受了二十大板……所有人都將希望寄托在了她身上,可她如今卻因為一時疏忽,連半分力氣都使不出,真是沒用……

    若是有人跟著自己一道前來就好了,好歹也能有個照應。只可惜她是孤身一人,連個哭訴的人兒都沒有。

    令桓宇的表情嚴酷,一聲令下她身后便出來了數十個侍衛,使著比方才將她扔到昭陽殿更大的力氣,將她整個人給提了起來,而后堵住了她的嘴,任她怎么哭喊也不管,就這么直直的走了一路,最后將她扔到了禁生獄牢里頭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地方,著實是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這里就是禁生獄牢,就是當初云煙被抓進去的地方,就是云游現在呆的地方嗎?

    心里的慌張感更甚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你們要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蘇清婉心里有數,可還是忍不住要問上一句,難不成令桓宇是真的要,要將自己的皮給扒了下來,給曲嬪娘娘做衣服嗎……

    “得罪了,圣女,皇上有令,命你在這里同嬤嬤們一道,給牢獄的犯人們行刑。”

    行刑?我?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6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湖北快3开奖结果实时查 河北时时彩在线 南粤36选7好彩1季节表 百赢棋牌旧版 免费版的单机斗地主 最新任务赚钱软件 000157股票行情-和讯网 双色球复式 伯爵彩票群 三三连码出是什么意思 手游棋牌游戏平台 体彩4场进球玩法 英雄杀单机版7.0 福建体育彩票25选5 假日国际线上娱乐 亚马逊商户如何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