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六十五章 別瞞著我

第六十五章 別瞞著我

?    “殿下怕是一個人獨處慣了,忽而我闖入你的生活里,又突然離開,才會如此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蘇清婉一針一線細細的繡著,令逸安看她如水般專注的眸子里頭,似乎少了幾分靈氣。

    “殿下是個打小兒便在皇宮中長大的人,而清婉不過是個平凡的丫頭,在民間自在久了,真要讓我與殿下成婚,指不定三天兩頭我便跑出去了。”這話倒是不假……上回她便是拿著自己給的腰牌,說不見就不見了……

    令逸安聽她這么一說,不由得又想起了些往事,“你既還記著那些,當也記著你我二人的情誼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可蘇清婉卻是放下了手中的活計,直了直身子,朝著令逸安搖了搖頭。那副鎮定自若的模樣,嘴角還掛著笑,成熟的讓他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生來性子就淺,深宮王府的日子過不慣的。倒是楚凝公主于殿下而言是個不二之選吧。公主不論是教養學識還是才情容貌都更勝我一籌,且與殿下你原就有婚約。如此一來,我也算是成全了一段佳話。”

    成全了一段佳話……令逸安的眉頭蹙的越來越厲害,瞧他那樣子,似乎是要把整個云府都給卷進他那扭曲的眉毛中去。

    “那日在皇后娘娘的壽辰之上,我也見過楚凝公主一面,那容顏姿色當真是天下無雙。殿下抱得了美人歸,怎么還不高興了起來呢。聽我一句勸吧,好好讓公主坐那恒王妃的位置,北疆天朗才能長久的平和下去。殿下也不想因為一人私心鬧得兩國交戰吧?”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來傾訴一下衷腸……怎么就將這事情給扯到了北疆和天朗兩國身上……

    見他那略微有些迷茫的眼神,蘇清婉不慌不忙的解釋著,“難道殿下連這孰是孰非都分不清了嗎?北疆來的公主,若是被殿下你退婚,北疆人該作何感想?殿下是皇上的親兄弟,不為皇上分憂,還要給皇上挑事兒嗎?”

    “殿下對我的真心,我不是感受不到,只是我身份卑微,承受不起你的厚愛。今夜有風無月,待會兒我給殿下上了藥,你便撐把傘回去罷。”

    她說著,當真就去拿了些研好的草藥過來,輕輕的掀起了令逸安的衣角,看著他流著血的傷口,覺著自己那幾番話是不是太殘忍了些。忽而內心有些不忍……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縱使有再多的無奈,他們二人的之間也只能這般。

    外頭的雨還在下著,淅淅瀝瀝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清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蘇清婉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今日這宅邸被搬空了,你和云游打算住哪兒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必殿下費心,我們師徒二人自會解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,是不是要離開了?”

    離開。

    確實是這樣打算的呢。

    等到婚事成了定局,等到這一切都塵埃落定,她就會離開天朗,去往別的地方。或許是南越,或許是瑰蕊逢玉,或許是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話了。”

    令逸安見她遲遲不肯開口,心里也算是有數了,“罷了,本王從不強人所難,你我二人只當是有緣無分吧。清婉,這是我最后一次這樣喚你……日后,你一定要過得好。”

    她點了點頭,算是回應。

    一把油紙傘撐開,一個有情人釋懷。

    走到了云府大門口,令逸安還是不舍的回頭看了看蘇清婉的身影,她還在執著的拿著針搗鼓著她手里的那副繡品……他笑了,想著,還好你手笨,不然你若真繡出來了一套被辱贈與我,我才是要夜夜都不得安眠了呢。

    誰知一抬眼竟看見了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恒王殿下怎的有空這個時候還到這破地方來。”

    是云游,他渾身都濕透了,想必是淋著雨回來的。

    令逸安上前一步,將云游框在了油紙傘下,好幾次張嘴想要說些什么,可卻又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,最后吞吐了半天,他只說出了幾個字,“本王此行,是來告辭。”

    兩個男人的眼神相對,不知為何,已經沒有了之前的那種電光火石。倒像是兩個經歷了很多的老友,彼此之間無需多言。

    “那云游還望殿下說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游辭別了令逸安,也不管那些人進進出出的往外頭搬東西,徑直的走到了點著燈的內堂。蘇清婉背對著自己,肩膀隱隱約約的抖動著,似乎在哭泣。

    “阿云……”

    云游回來了。蘇清婉像是終于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,她轉過身,扔下手中的活計,撲到了云游濕漉漉的身上,“阿云……我把他趕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?

    應當是指令逸安吧。

    云游像是哄孩子一般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怎么,你舍不得了?原先也不知道是哪個小丫頭在我跟前耀武揚威呢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,都有些不舍吧。畢竟也相識一場,最后卻不得不分道揚鑣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”云游聽了這話,將蘇清婉的身子給扶了起來,“等這波風波過去了,我帶你去別處散散心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她應著,幾縷青絲自她的額頭上滑落下來,忽的又抬起了頭,用那雙澄澈透明的眼睛看著云游,“怎么樣,皇上他有沒有為難你?到底發生了什么……為何你此趟進宮不久便出了這檔子事兒……方才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闖了進來,二話不說就開始拆家……把我給嚇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她說話的時候伸出手來比劃著,眸子里還有些驚恐過后的余溫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沒腦子,往正在氣頭上的皇上跟前沖撞了一番。還好,萬幸是皇上沒有治我死罪,只是剝我官籍……”

    云游的聲音直直的停住了。怎么不說了?蘇清婉有些疑惑的看著他,順著他的目光,看到了一個壞的不成樣子的木頭柜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難不成他們對你動手了?!!”

    云游絲毫不掩飾自己對蘇清婉的關心,他將眼前這小姑娘的身子來來回回轉了有三四遍,確認她身上沒有受傷之后,才稍稍是安下了心。

    “可這柜子向來不是放在你的屋子里的嗎?怎么被拆成了這樣?他們做的?”

    不對,還是想不通啊。

    蘇清婉擦干凈了眼角的淚水,而后變得慌張了起來,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比較好……云游一看,連猜都不用猜,就知道這丫頭一定是又闖禍了。不然怎么會是這副反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咬著自己的嘴唇,從頭發到腳趾頭都在向云游表達著,她不想說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不聽話,有什么事瞞著我?盡快與我說清楚……免得我擔心。”

    原本想著嚴厲些的,可當他瞧見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的時候,又不由得生了幾分憐憫之心,罷了,只要她能好,其他的又有什么重要呢。

    蘇清婉糾結著,嘆了口氣兒,她不想說,也不知道該怎么說……方才那一群大漢連個招呼都不打就這么直戳戳的闖進了她的屋子里,開始搬她的東西……起初她還強裝鎮定,可忽然之間就失去了理智,像是被妖魔附身了一般,不知道哪里來的那么大的力氣,輕輕一扯就把那大漢手中的,裝著自己不少衣物的木柜子給扯爛了。

    憑著那副猙獰的模樣,她硬是把七八個壯漢給嚇出了門外。雖說沒有多久她便又恢復了神智……可那突如其來的力量,是真的很嚇人。她現下甚至都懷疑自己不是個正常的人,又怎么敢和云游說這些……自己原本就是一個拖油瓶,若是被他知道了這事兒,心中更生嫌隙不要自己了……那她就真的無依無靠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說也不行,給我好好在這里待著,哪兒也不許去。”

    見他轉身要走,似乎是想要找門口那群大漢問清楚事情的始末。

    不行,萬一他們添油加醋,把自己給說成個不干不凈的妖魔鬼怪……不行不行!蘇清婉慌的扯住了云游的衣袖,“阿云你別去!我說,我說我說!”

    云游憋著心里的一陣好笑,清婉果真還是個小丫頭,不過幾句話就唬住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今日他們來時,也不知是嚇著我了還是怎的……我就,不知哪兒來的力氣……一個沒注意把那木頭柜拆了。我不是故意的……阿云,你相信我,下次我一定不會這樣了!不會給你添麻煩的!我在這世上只有你一個親人了,你不要趕我走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番話說得,讓云游眉頭不由得開始皺了起來。此番描述不能輕視,怕是她體內的那股妖力在作怪。若是不加以制止,妖力發作的更甚可要怎么辦才好……看來進宮之事是真真再耽誤不得……

    所幸上回給她安上了個南越圣女的名頭,如今進宮應當是也方便了些……上回給方韻的那顆駐顏丹里他其實也偷偷做了些手腳,不出多時,皇后娘娘應該就會召清婉進宮了。

    云游默不作聲,可心里卻是有千言萬語也不敢說,清婉,我這條命就算是磕在你身上了。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4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福建31选7浙江风采 2018世界杯足彩哪里买 海南飞鱼开奖网站 极速快3是什么 足彩胜负彩18087预测 极品芝麻官怎么赚钱 股票配资论坛是什么 哪个平台有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优游彩票群 贵州快3开奖l结果近100期 北京股票融资贷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 捕鱼百科 彩名堂彩票网址 安徽快3玩法赌和值大小 5月22日股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