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六十二章 各自前程

第六十二章 各自前程

?    “娘娘,楚凝公主都要走了,咱們其實也不用對她那么有敵意,您說是不是……反正她在這宮里也待不了幾天,就要嫁去恒王府上了呀。”

    蓮兒在一旁說著,不由得覺得主子的所作所為未免太不明智了些……也怪自己沒膽子上去攔著……若公主她真是個記仇的人,在臨走之前還不忘去皇上跟前告上娘娘一狀……那事情可就不好辦了。

    聽了蓮兒的話,趙涵之也不免覺著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火了些。畢竟人家是北疆的人,雖不是宮里什么得寵的妃子,可也是鄰國出了名的公主,今日這梁子結下了,日后若是要有什么說話的地方,可怕就是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以往時候,她并不喜歡和蓮兒說什么體己話,或是自己想要做些什么,因為蓮兒不同于別的婢女,她說話做事一般都比尋常的婢女要考慮的周全一些……所以依著自己以前的性子,風風火火的仗著圣寵誰都不放在眼里,蓮兒若是日日跟在身邊,自己還不得被她煩死。

    所以她趙涵之才會喜歡讓云煙那樣忠心的人跟著,這樣一來二去,她想做什么,便也少了個人攔著。

    鐘毓宮里得她信任的大宮女其實有不少幾個,可為什么這回獨獨提拔蓮兒一個?還不是因為此番云煙一死,自己這是做什么事情都仿佛被一時的沖動勾著魂兒走……自然是得要一個人在自己身邊時時刻刻提點著些的……蓮兒不就是最好的選擇嗎?雖說有時她說話直白了些,可有古話忠言逆耳,應當也不過如此吧。

    就像是今日,蓮兒幾句話便說中了事情要害,將利弊分析的頭頭是道……若是皇上肯在宮中給女人設上官職,那蓮兒怕是早就去領朝廷的俸祿了,哪里還用跟在自己后頭混那么零星的一口飯吃。

    只是這樣聰明的女人,有那么一點不好。聰明的人都喜歡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若是蓮兒真的在自己身邊跟久了,保不齊要跟哪個宮的娘娘混的熟呢,到時候……鐘毓宮里自己的身邊又少了一個大將……可不得把自己給后悔死嗎。

    “娘娘,咱們凡事都不要操之過急,穩穩當當的來才是最好。到時殺他們個措手不及,永遠翻不了身……才是痛快呢。”

    嗯。并不是不無道理。

    趙涵之點了點頭,大步子沒有走多遠便回到了自己的寢殿中,聞著這寧心安神的香,想著自己下一步的計劃……突然覺著似乎又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“這香,你動過了嗎?”

    她問著,直直的盯著蓮兒的眼睛,不希望她對自己說什么謊話。

    原先這殿里調的,都是云煙給自己調的香,雖不甚好聞,可卻十分的舒服,淡淡的,就好似云煙日日穿的那鵝黃色的裙擺一般動人。她這些年來一直都聞的是那個香,如今一換,她一下子就聞出來了,不要太明顯。

    不過如今這氣味倒也不難聞,稍稍濃些,讓人覺得恰到好處。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話,奴婢在云煙姐姐的香里,加了些安神的東西。奴婢也是見娘娘愁緒繁多……想讓娘娘您能睡個安穩覺。”

    安神的東西……她倒是考慮的周全,一點兒也不像是剛跟在自己身后做大宮女的樣子。想來這么多年在鐘毓宮,她這主子什么脾性,云煙和蓮兒怕是摸得最清楚的那兩個了。

    見主子沉默了一會兒,蓮兒便趕緊趁著這個空檔兒給主子倒了杯茶,“娘娘,往事不可追憶,糾結的多了反而是您心里頭不痛快。打今兒之后啊,咱們好好吃飯,好好睡覺,好好伺候皇上,將后宮里其他女人都給比下去。能一直承蒙圣寵,那娘娘便能一直所向披靡啊。”

    又開始了說教,趙涵之腦袋瓜子被蓮兒念叨的疼,可也忍不住是一頓好笑。這小丫頭恨不得把自己提起來,讓自己擺脫那沉悶的心情呢吧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氣兒,趙涵之微微的勾起了嘴角,“本宮還真的是不知道,你竟然會調香。不錯,是門好手藝,以前還真是一直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別的不說,這話倒是真的,只怕蓮兒才情出眾,到時不愿意跟在自己這小小的嬪位身后,隨別人了去……

    “對了娘娘,奴婢今日還聽別人說,那楚凝公主的未婚夫婿恒王殿下,似乎對皇上賜的這場婚很是不滿,聽說有幾位隴南子民糾紛甚久,上訪恒王府想要討個公道,竟然被恒王閉門不見,討了個閉門羹……現下隴南人人都說準王妃是不是個吃人的母老虎,不然恒王殿下怎么會這般愁緒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說了,今日也夠累了,備水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趙涵之打斷了蓮兒的話,并不是因為真的想要沐浴。而是因為她實在是對這些“他人之言”感到反感,以往的時候,或許她還愿意扯扯這些茶余飯后的談資,可當自己也被別人當做談資,還弄出來這么一長串兒事情之后……她是再有精神也不想去說些別人的家長里短了。

    若是恒王真的不喜歡楚凝,那也沒有辦法,畢竟這樁婚事是皇上當著整個前朝后宮定下來的。若是退婚……只怕恒王也退不起。不過,楚凝如今是美貌非常,那臉蛋兒是個男人看了都該喜歡的吧,可為何恒王有了這樣一個美嬌妻還悶悶不樂呢?難不成,是少年心意早有所屬,不管是何種女子都替不了他心里頭的白月光?

    罷了,多思無益,對自己又沒有好處。趙涵之看著窗外的飛鳥,不由得竟生出了些艷羨之意。若是自己能同這窗外的飛鳥一樣四處飛翔,而不是困在這深宮之中……那該有多好啊。

    只可惜一切都是不遂人愿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邊兒恒王府上,蓮兒方才所說并不是隴南人以訛傳訛,而是確鑿屬實。令逸安自皇后壽宴之后便整日悶悶不樂,比方月那場鬧劇過后的狀態還要嚇人。飲的酒比吃的飯都多,蘭姨看著心疼的要死,卻勸不出個所以然來,心中對太妃不免又愧疚了幾分。

    “蘭姨,怎么在門口,不進去?”

    正從外頭集市上撥弄了一個新鮮玩意兒回來想要給王爺瞅瞅,逗他開心呢,蔣濟便瞧見了蘭姨站在令逸安的房門外,遲遲不敲門。

    手里還端了什么東西,他猜著,大約是什么醒酒湯。

    蔣濟的出現似乎讓蘭姨安心了不少,她轉手便把手里的東西塞到了蔣濟手上,“王爺好幾日未曾進食了,就算是水也不讓我端一壺,正好你去勸勸他,爛醉如泥閉門不出的,哪里還有恒王殿下以往的半點風范了。”

    唉,說來也是讓人心煩,這都什么時候了,恒王府上上下下都不曾有過半點喜慶的裝飾,等王妃入了府看到這副模樣,不生氣才怪呢,日后還怎么過好日子,真是愁啊。

    “蘭姨您別急,我這就進去看看,皇上給我在禁軍里頭謀了個職,平日里事務繁多,白值夜值的沒個歇時,少有能回來的時候,這回也是我連著當了兩夜的值才得空回來的,本想著和王爺敘敘舊,說說話,誰想到他竟頹靡成了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你兩個自小一塊兒長大,雖說你是王爺的隨從,可王爺卻也從來沒有把你當奴才使喚過。你二人如同手足,如今你在朝廷供職,是要比在恒王府里屈尊好些……可如今王爺成了這副模樣,你可一定要在后頭跟著提點一些,不能看著他就這么墮落,違了太妃對他的遺愿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蘭姨放心。”

    這番話聽起來像是無心卻是有意。蘭姨說的,聽起來是在為王爺萎靡不振而心疼,實則是在指摘自己,不好好在恒王府上為王爺鞍前馬后,跑到了宮里去給皇上做狗。

    可其實,他蔣濟雖只是個小小奴才,卻也是個心懷天下的人兒,早些便看著宮里頭的事情不順眼,如今也算是能為家國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兒。怎么這樣就要被府上的人另眼相看了呢……他又沒有背叛王爺……這不是一得空便回來了嗎?人還不能有個自己的志向了?

    若是有一天,他也能被皇上派到前線沖鋒陷陣……為家國捐軀……那這輩子才真的是活的值了。總比在這恒王府上,跟著王爺一輩子賞花逗鳥來的實在不是?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兒,蔣濟嘆了口氣兒,可心里也是沒法兒。還是硬著頭皮敲響了王爺的房門,想著等會兒見著了王爺,自己又該拿什么話出來勸誡他呢?

    說到底,王爺這么糜頹還不是就因為一個女人,想來當初王爺不近女色,還把自己和蘭姨都給愁白了頭,如今王爺因為女色耽誤了前程,倒是又把自己和蘭姨給急的沒法兒了。

    真是世事無常,當初若是知道蘇姑娘會對王爺有如此深遠的影響……他倒不如直接將人給送出隴南,不要與王爺發生這些彎彎繞繞的事情來得好。也免得出了這么多岔子了。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43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安徽快3一定牛 极限平特肖公式 快播彩票首页 吉林快三助手 海南飞鱼彩票推荐 网上可买彩票的网站 福彩3d乐彩论坛 qq分分彩在哪里看开奖 江苏排列三走势图 百汇棋牌下载 侠盗飞车5剧情赚钱 辽宁快乐12预测20日 贵州11选5推荐号码 万博的ag真人 彩53彩票首页 红姐图库六合图库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