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四十七章 真相大白

第四十七章 真相大白

?    “恒王殿下言重了,家妹不是記仇的人。”

    云游將令逸安放在桌子上的頭發移到另一邊,毫不避諱的直視著他,“還是請殿下自重,照顧好您府上那位才是,家妹就不勞您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家妹?他們不是師徒嗎?

    令逸安又瞧了瞧他們,異域服飾,共坐一桌。說是兄妹關系,怕是有什么別的目的。

    原來都是撒謊的人。

    令逸安瞧著蘇清婉,她的眼睛還是那么的明亮動人,只是那雙眼睛里,已經沒有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日是皇后的壽宴,大家都開開心心的才好。來,咱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報!”

    令桓宇剛想說舉杯同祝,就被殿外一個侍衛的吼聲給打斷了。

    “報什么?長沒長眼睛?”

    陳公公上去就是一頓好訓,現在的奴才們都太不懂規矩了,哪有先皇在世時自己那么守規矩……

    “無妨,讓他說。”

    看似是意外之事,可令逸安卻是記著,那個侍衛不是別人。

    正是那日玉華宮走水時,前來上報的侍衛啊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那日之事果然不簡單……

    說到這兒,令逸安今日出現在昭陽殿也絕非偶然。而是在落日十分,醉酒消愁之時,無意見著了數日不見的蔣濟。

    主仆再相見,蔣濟沒什么變化,他倒是瞧著主子清瘦了不少。

    沒有來得及說上幾句話,蔣濟就推著搡著送他上了馬車,說是皇上查清了那夜走水一事的真相,召他入宮。還說殿上還有人挑釁,讓他上去比一場,無論如何都不能丟了皇家顏面。

    于是令逸安就被這么坑著騙著進了宮……蔣濟那小子卻是又不見了蹤影……真是,想到這兒令逸安就氣不打一處來,這臭小子,養了他這么多年,如今也學著會跟自己打哈哈了。說的什么比武,卻沒說是招親……

    等回去了,要好好整治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回稟皇上,奴才在恒王府發現了數名烈焰騎兵的蹤影,懿王殿下怕是蓄意謀反。”

    蓄意謀反?

    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驚了。

    “你這狗奴才,說的什么胡話!”

    令宸牧聽了這人說的話,立馬就坐不住了,上前去踹了那侍衛一腳,一腳就把他給踹的吐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莫要聽信這奸人的話,臣為天朗鞠躬盡瘁死而后已,盡心盡力了這么多年,您不能就憑他這奴才的一句話,就把臣給治罪了啊!”

    其實這若是放在往常,令宸牧根本不用用這種求人的口吻和令桓宇說話……只是今日,朝中大臣皆在,還有南越北疆兩位鄰國貴賓……他若是不給了令桓宇的面子,以后在天朗,還是別想要混下去了。

    況且,烈焰騎兵已經調了大半去恒王府……剩下的根本不知曉大殿現下發生的事……除了沉香,自己身邊竟沒有一個能打的。

    他未曾想過,算計了這么多年,竟一時疏忽被這侄兒扳倒在這種場合。

    “皇叔別著急,讓他繼續說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示意,讓人將那奄奄一息的侍衛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說,你將實情原原本本的說清楚。讓在座各位都聽聽。皇叔,不成人非君子。你有什么話,等到這奴才說完了再行辯解吧。”

    令宸牧氣的胡子都翹了起來。卻被身旁的幾個太監死死的按在了座位上,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話,奴才今日應您之命去給恒王府下解禁令……誰曾想,在門口便瞧見了一眾烈焰騎兵將恒王殿下的府邸圍的水泄不通……原先還以為,是懿王來恒王府做客的……可沒想到……沒想到那些騎兵一見到奴才和幾個同行的侍衛太監便大開殺戒……所幸蔣公子救了奴才一命,奴才便趕緊趕過來通報皇上您了,皇上,蔣公子以一敵十怕是體力不支……還請皇上遣人去恒王府上瞧一眼,免得蔣公子被殺人滅口!”

    蔣公子……蔣濟……

    令逸安眉頭一皺,也不知皇兄這些天留蔣濟在府中,都叫他做了些什么……

    他覺得今日之事,直到現在,都是令桓宇精心安排的。皇兄安排了自己,安排了蔣濟,安排了三皇叔,安排了在座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難怪自己今日還在思索,為什么蔣濟會匆忙的把自己給塞上馬車,而不像往常一樣急戳戳的跟來。

    怕是早知道王府要出事,特地在那里守著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看到了本王的烈焰騎兵哪有如何?本王是擔心恒王久被幽禁,心情不好,做什么傻事,特地派人去守著的!你這狗奴才,簡直是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懿王說著,眼里凌厲的目光,兇狠的簡直都要將那小侍衛給殺死。

    “別說了,三皇叔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揉了揉自己的腦袋,而后看向了陳公公,“外頭那群人呢?請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外頭那群人?

    哪群人?

    令宸牧緊張的咽了口吐沫,而后看見蔣濟竟拎著幾個人頭,就這么大搖大擺的走來過來。

    如此血腥的東西,引的一眾嘩然。

    蘇清婉害怕的躲在了云游身后,其他妃嬪更是被嚇得失顏大叫。

    “皇上,奴才前來復命。”

    復命。

    他說的是復命。

    令逸安微微皺了皺眉,這才不過數日,蔣濟就為皇兄所用了嗎?

    難道是自己對他不夠好嗎?為什么要背叛自己……給別人效忠……

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看向了令宸牧,“皇叔,這幾個人頭,你可還熟悉啊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不熟悉,那都是烈焰騎兵幾個分支的頭頭……都是他的心腹。

    如今竟然只剩一顆頭顱。

    還在滴血。

    令宸牧氣的腦袋發暈,自己的大勢已去嗎?可是他真的不甘啊!

    蔣濟并非孤身前來,跟著來的還有幾個活口的騎兵,但是都被打的奄奄一息了。

    最后被抬上來的還有一具女尸。

    白布蓋著她的臉,但是手里還緊緊握著一樣東西。

    蘇清婉一眼便認出來了,那東西不是別物。正是那讓自己認清現實的玉佩。

    看來這女尸不是別人,正是月心了。

    月心為什么死了?

    蘇清婉著急了,目光投向令逸安,想要找他要個解釋。

    雖然令逸安和月心騙了自己……但月心不管怎么說,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……她蘇清婉選擇離開,也是想要成全他們這青梅竹馬的情誼,不想橫在中間惹人討厭。

    可是這怎么數日不見,人就死了?

    令逸安避開了她的目光,輕輕的拽住了自己的衣角,神色里寫滿了怯懦。

    他在逃避。

    蘇清婉清楚的知道,令逸安向來是個敢作敢為的君子,此番面對月心的尸體,竟然別開了頭……說明月心的死,一定和他逃不了關系……

    到底都發生了些什么……為什么好端端的非要弄成這樣……

    蘇清婉皺著眉頭,心里有苦說不出,有鯁在喉的感覺實在是讓人難受。如若自己和云游沒有來天朗這個地方,沒有遇上令逸安,沒有傻乎乎的進那家暗娼館,沒有失去淺樂姐姐……

    只是這些都已經發生了,更改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也只能盼著身邊的漩渦能少一些,淺一些。不要事事都拖著她團團轉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呢,借著皇后壽辰之宴將大家聚起來,朕要跟你們說幾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站起了身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在座的應當都知道,先皇在世時,就嚴打淫糜之風,天朗幾十年都未曾有過娼館這種東西。想不到前些日子,朕接到情報,說懿王私自做起了娼妓生意。朕這皇叔啊,還真的是懂那些官商大賈的心思,心細為他們體諒呢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不少人都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令桓宇知道,和懿王互通有無的大臣,一只手可數不過來,所以這遭,也算是殺雞儆猴了。一個個坐著都是人模人樣的,其實不知道私下進過多少家館子,國庫發給他們的月銀,也不知道有多少進了令宸牧的兜兒里。

    若是這事一直擱置著,等到令宸牧起兵謀反,那這些大臣們多半會跟著附和。只是如今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,任誰也不敢出這個風頭去幫懿王了。

    這也算是抓住了他們的把柄,諒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“皇叔知道朕和恒王在調查此事之后,也不敢明面兒上對朕做什么手腳。于是就將楚凝公主當做了活靶子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繼續說著,言語間絲毫沒有停留,“那夜玉華宮走水一事,并不是恒王的手腳,而是懿王的嫁禍。朕所以就假意將恒王軟禁了數日,就是為了引朕的好皇叔上鉤兒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懿王,“皇叔,您還有什么可說的嗎?人證朕有的是,您要是想對質的話,最好先便好理由,莫要被朕尋出了錯處。”

    大殿沉默了半晌,所有人連呼吸都是輕聲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皇叔沒有異議,那便是默認了。”

    令桓宇高聲說著,今夜他可算是出盡了風頭,“懿王令宸牧,禍國殃民,著令輟其封號,打入禁生獄牢,擇日處死。”

    擇日處死。

    沉香聽了,身子直直的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最后一個靠山也倒了。

    為什么他就非要這么不走運……跟誰誰就倒霉。難不成他就是個掃把星嗎?懿王叱咤風云了那么多年,竟然今日也落到了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以后他還能依靠誰……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2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五子棋简单规则 股城模拟炒股平台 排列三走势图预测号码 七星彩专家杀号 云南时时彩软件 七星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彩11选五开奖 内蒙古股票配资 喜乐彩2018102208期 体彩6+1开奖结果查询今天晚上 凭手工赚钱 15选5专家预测最准确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今晚六合彩特码玄机图 89国际彩票首页 河北快三基本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