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狐本妖仙 > 第二十五章 磨什么墨

第二十五章 磨什么墨

?    又是一個大大的哈欠。

    蘇清婉上下兩張眼皮子簡直都要合到一起去了,這個臭男人,一直讓她站著也就罷了,竟還讓她不停的磨墨……磨的腰酸背痛不說,一直重復這個動作,簡直是無聊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幾番思慮下來,她還是覺著,只有云游對她好。

    想來阿云把自己給關在那個小破屋子里頭,要睡要吃他是從來不管的,偏生到了這里來,就什么都要畏人三分,哪有以前的生活自在。

    越想越氣,她索性摔了手上的磨墨石,氣鼓鼓的鉆到了一邊兒去。

    令逸安作畫正作的起興,不巧忽的被濺了一臉的墨汁,還未反應過來是怎么一回事兒呢,回頭一看,那丫頭倒一個人縮到拐子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個不好惹的主兒。

    “你啊,”他走上前去,揪了揪她的小鼻子,“叫你磨個墨,本王又哪里惹到你了嗎?快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起來!”

    蘇清婉一個胳膊甩了過去,“哼,我本來就是個鄉野女子,你非要綁我過來做什么王妃,一點兒都不自在,我還是不嫁了,跟著師父四處游歷,蠻好的。”

    不嫁了?

    令逸安急了,這女人,怎么變臉變的這么快,方才不是還嫌著婚期遠了嗎?這才一會兒就又不嫁了?當初的賜婚的時候,可是她謝恩謝的比誰都快的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門忽的被推開,說話者不是別人,正是云游。

    “阿云!”

    蘇清婉趕忙起身沖到了她師父的懷里,“你可算醒了,我不要嫁了,這還沒過門呢就被處處刁難,日后府上的日子還能好過嗎!”

    云游敲了敲她的頭,“臭丫頭,這是你說不嫁就不嫁的?給我乖乖留在這兒,哪兒都不許去。”

    哪兒都不許去?

    蘇清婉晃了晃腦袋,自己沒聽錯吧?阿云要自己留在這兒?

    “你怎么閉個關,出來就變了副模樣?聯起伙來欺負我是吧,我說不嫁就不嫁,哼!”

    她說著,趁云游一個不注意便跑到外頭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去哪兒?”

    云游一急,作勢就要出去找,令逸安攔住了,“無妨,沒我的命令,她出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那便好。云游點點頭,“這些日子勞恒王殿下費心了,這丫頭,是我平日里管教無方我。我也沒想過她竟會胡鬧至此。”

    清婉不懂事,他得懂事。天朗,是斷然不能離開的。一是因為,婚事在期,自己和令桓宇的計劃還沒有順利實行,她若是這時候走了,只會讓處境變得更加危險。二是因為,登云閣他已經找到了……將丫頭從清水鎮子里帶出來,不就是為了重塑她的元神的嗎?等到大婚那日偷梁換柱的計劃實行了之后,是該考慮考慮,怎么把丫頭送進宮里了。

    “沒事,”令逸安擺了擺手,“日后,本王自會慢慢教她,只不過現下得先磨磨她的性子,否則那什么織戶之女的身份怕是沒了兩三天就要被人戳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促膝長談的好一番,云游竟還真有一種嫁女兒的感覺了。丫頭跟了自己這么久,他一直任著她的性子去,只當是為了弒親之事贖罪了……如今真要把她送走了,說不舍,又怎么可能呢。

    “對了,本王還不知,皇上召你進宮是為何事呢?道長可否告知一二?”

    果然要問此事。

    云游想著,自己從宮里回來,一副元氣大傷的模樣,不顧得上養傷,一頭就往恒王府里扎,是個人都會懷疑他在宮里經歷了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可他也是無奈啊,不知道丫頭的下落,他又怎么能安心養傷呢。

    好在一進王府,令逸安就帶他去了丫頭睡的那個房間,見她沒什么大事了,自己才放下心來的。

    躲不過的終究是躲不過,方才令逸安沒有問,現在倒是跑來問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皇上的私事,著我進宮請脈的。”

    令逸安心下一沉,還以為這么出其不意的一問,能問出點什么名堂來,如此看來,云游對自己的戒備心還是很重。用請脈搪塞他,未免顯得太過敷衍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不愿意說,他這個小王爺也就不想再問了,“聽聞皇兄對道長很是賞識,賜了宅邸一座,日后咱們可就是鄰居了,道長可以常來此處走動,就算是探望清婉也方便些……對了,咱們說這話的功夫,這丫頭又不知道藏哪兒去了,怎么半天兒沒動靜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令逸安說著,幾步便走出了房門。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您在找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家丁見令逸安在這一塊兒轉悠了好久了,就是不肯停下,實在是沒忍住,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見到王妃了嗎?嗯……準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說,蘇……哦不是,江姑娘?”

    令逸安猛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她出去了啊,怎么王爺您不知道嗎?”

    出去了?

    令逸安眼睛瞪得多大,看著眼前這個瑟瑟發抖的家丁,“你們膽兒不小啊,沒我的允許敢把人給放出去?!是嫌我這王府給你們的月銀少了還是怎么的?竟連我的話都不聽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王爺……江姑娘她拿著王爺您的腰牌,說是您讓她出去的……咱們都知道,見腰牌如見王爺您本人,誰敢攔啊……”

    腰牌?

    令逸安順手往衣襟下頭一摸,什么都沒摸到。哎呀……他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腦袋。方才是把腰牌給了她去了……這丫頭倒不傻,這么快就把東西給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……少說一炷香,怕是半個時辰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唉,壞咯。

    令逸安疲憊的嘆了口氣,丫頭心野,怕是管不住了。今日還未過完,她就跑出去兩回了。若是真嫁進來了,還不是天天都得溜出去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游見他急匆匆的往大門的方向趕,當下就覺著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,“不會是?”

    “清婉又跑了,拿著本王的腰牌,不知道上哪兒去了。”

    又跑了?

    云游無奈扶額,“行了,我去找,她雖愛玩兒卻膽小,不會走多遠的。倒是恒王,府上的那位月姑娘,正四處尋您,說是有要事相告呢。”

    月心嗎?

    令逸安下意識的回頭往月心的那個房里看去,正巧看到她拖著傷痕累累的身子往外爬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,丫頭那邊我自有辦法,恒王殿下就不必憂心了。”

    見他那兩難的樣子,云游倒是上道,主動攬了活兒。說完便出府尋人了。

    “月姑娘,你這是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令逸安不解,有什么天大的事情非得現在說不可嗎?她身上受如此重傷,現下怎么能大動呢?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我有要事……”

    月心說著,一個體力不支,直直的倒在了令逸安的懷里。

    “這樣不行,我還是扶你進去躺著,躺下了咱們慢慢說。”

    藥已經熬好了,令逸安結果丫鬟遞來的碗,一口一口細細吹著,送到了月心的嘴邊。

    “王爺……”

    月心的眼里噙滿了淚水,這么多年了,他倒是一點兒都沒變,還是那么善良貼心。

    “別說話,先把藥喝了再說。”

    幾口下去,藥碗便空了。都說良藥苦口,可在令逸安的照料下,她倒是一點兒都不覺得苦了。

    逸安,我等著一天不知等了多久,如今總算是又回到你身邊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月姑娘說吧,所謂要事,到底是何事啊?”

    將碗一擱,他理了理衣服,準備聽故事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月心自知骯臟,不配在您府上多待,可有件事必須要告訴您……東街上的那家暗娼館,之所以猖狂了這么多年,是因為有懿王在背后操控。整個天朗,暗地里都有這樣一個地方,只不過王爺您推行的‘清心寡欲’之策,讓他們不能擺在明面兒上做生意,所以我們……只能做暗娼。”

    是因為有懿王在背后操控。

    懿王。

    叔父……

    “你所說,可當真?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漸漸發抖,叔父竟然……雖說他無心參與王室之爭,可也當叔父是想盡心為天朗好……想不到,令宸牧這個老東西,私底下還弄這種勾當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下令,在自己治理的地方不允許出現青樓一類的地方,是因為父皇在世時,也是如此管治國家的……父皇在位二十余年,從未出現奢靡之氣,也正因此,天朗才一點一點壯大起來……

    “月心如有半句假話,王爺隨時可賜死。王爺,月心沒必要騙您,這件事也是我苦心埋伏數年才知道的……懿王表面為國為民,盡心盡力,可私底下,還不是縱容這些人強搶民女,賣身掙錢……拿人命當草芥……王爺,月心斗膽,請您進宮面圣,處置懿王,救救那些處于水深火熱之中的姑娘吧!”

    他未曾想到,這事竟會捅出這樣大的一個簍子,原以為是自己管治不力,才會有這樣的地方存在。可現在看來,原來是因為他們背后有懿王這個鐵靠山……還好自己沒有貿然出手……可既然月心已經被人救走了,那館子里的人,一定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告訴皇兄嗎?皇兄會管嗎?令逸安眉頭皺著,細細思量之下,還是決定進宮一趟。這不是小事,若奢靡之風再如此沉溺下去,天朗,怕是再難得忠臣。

    “月姑娘,你放心,此事本王,自會稟明圣上……”

    見他步履匆匆離開了,月心伸手想要去捉,捉到的卻只是空氣而已……逸安,你當真不記得我了嗎……也是,都過去這么多年了……不記得,也是人之常情。

  http://www.pejhp.tw/hubenyaoxian/8119506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二八杠载人自行车图片 炒股秘籍 重庆时时彩官网 亿贝彩票游戏 金六福心水论坛 开户送彩金捕鱼棋牌 快乐10分胆拖计算 cba广东 k8彩票首页 白小姐论坛~资料中心 极速11选5是哪办的 p3试机号近10期彩吧 在哪个城打工赚钱 3d组三组六全投注技巧 平特一肖论坛彩图 菜鸟娱乐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