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大明雍王 > 第四百九十五章 帝崩

第四百九十五章 帝崩

?    第四百九十四章  正德北歸四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正德一聽此言,心中猛地生出一股怒火來。他正德想做什么事情,還要別人安排嗎?一手抓住一個東西,就要砸下來,卻是一個枕頭,也不料,正德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北京不比其他地方,其他地方皇帝過境,皇帝不露面,不會引起什么懷疑。但是北京卻不同了,北京是天子腳下,百姓對皇帝熟悉很多。

    很多時候皇帝郊祭的時候,即便是錦衣衛維持秩序,也有百姓上房圍觀。

    再者,正德又不是什么安分的人。

    從正德還是皇太子的時候,就常常微服私行,混跡在北京市井之中,可以說整個北京城之中,認識皇帝的人,其實為數不少。

    他們都了解正德的性格。

    正德是一個坐不住的人,在北京的時候,還常常打馬出京。上一次打敗蒙古人達延汗的時候,那個凱旋儀式,讓老北京人,記住好長時間,這一次南巡一年有余,此番回來,以正德的性格,即便不弄一個浩大的儀式,又豈能不露面嗎?

    所以,正德思來想后,自己不露面。他生病,并且病重的事情。絕對隱瞞不住。

    丘聚拼命磕頭,將頭都磕破了,鮮血在地面上緩緩的滲透開來。丘聚說道:“陛下的龍體是天下之本,奴婢萬萬不敢讓陛下涉險,陛下非要如此,奴婢也攔不住,只是請陛下請楊先生問問。也許能安陛下之心。”

    

  http://www.pejhp.tw/damingyongwang/346573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体育彩票彩票开奖 双色球走势图历史记录 新疆十一选五选杀号 新浪体育棋牌围棋直播 七星彩17120期规律表 安徽十一选五18101058 pk10牛牛棋牌游戏官网 上海时时乐是骗局吗 山东11选5任选5 贵州11选5复式计算 北京十一选五top10遗漏 2010年7月上证指数 零点棋牌手机客户端 辉煌棋牌官方下载 二分彩规律 2006年排列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