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三中文網 > 大明雍王 > 第二卷 南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訓子

第二卷 南洋 第一百四十七章 訓子

?    第一百四十七章    訓子

    朱厚煌與楊慎對視一眼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許棟今日一戰損失太大,唯恐傷及自己在朱厚煌心中的地位。這才想方設法引進外援。而魏升就是他引進的外援。

    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。朱厚煌不為己甚。說道:″好,就請許卿派出得力人手,去通知福建方面,與這位魏天王。“

    朱厚煌本來還想說什么,卻見一個美人走過來,正是云墨。云墨先行一禮,面上冷若冰霜。說道:″殿下,娘娘有請。“

    看云墨這個模樣,讓朱厚煌心中一冷。并不是針對云墨,而是太熟悉云墨的這個表情了,從小到大,朱厚煌犯過不少錯誤,每當吳氏生氣的時候。云墨就是這個表情。并不是云墨生氣了。而是提醒朱厚煌吳氏很生氣,后果很嚴重。

    楊慎早已將朱厚煌的英勇行為告訴了吳太后,他用后腦勺都能想到吳太后,會有多么生氣。

    朱厚煌的曰子絕不好過。

    正如楊慎所料,朱厚煌一進門,就挨了當頭一棒,吳太后高坐太師椅上,聲色俱厲的說道:“跪下。“

    朱厚煌二話不說,撲通一聲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吳太后重重的拐杖頓在地上,說道:“朱厚煌你可知錯?“

    朱厚煌一聽這個聲音心中暗道:″苦也。“

    吳太后身體向來很好,向來用不到什么拐杖。今日她將拐杖拿出來,并不是用來扶的。而是用來行家法的。

    朱厚煌知道今日不能與母親硬頂,說道:″孩兒知錯。“

    吳太后的臉色沒有一絲緩和,聲音冰冷如鐵道:″什么錯?“

    ″孩兒不自重陷身險地,累母親擔心,實在不孝。“朱厚煌低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來人行家法,重責二十杖。“說話之同,將手中的拐杖重重一頓。

    立即有一個健仆從后面走了出來,看上去四五十歲,身子還很硬朗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人朱厚煌立即感到后背發癢。

    這個人是跟著吳太陪嫁過來的,從小到大行家法都是他下手。朱厚煌稱他叫刑叔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還請見諒。“刑叔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刑叔,手下…“朱厚煌話還沒有說完。一杖就已經凌空打來,結結實實的打在朱厚煌的背上。將朱厚煌的下半截話,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打在兒身,疼在娘心。朱厚煌悶哼吃痛之聲,傳到吳太后耳朵里,吳太后心中也難受的很。她咬著牙想道:“煌兒太不知道自重,這次非得好好教訓他一次。“不過吳太后也有一種無力之感。兒大不由娘,對于他這個唯一的兒子,吳太后實在是管不來了。

    一聲拐杖打在朱厚煌身上,刑叔這么多年來,早已拿捏好分寸了。每一下打在朱厚煌身上,都讓他痛苦萬分。但也不會傷筋動骨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

    二十杖很快就打完了。

    刑叔打完,向吳太后行了一禮,然后退了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整個房間陷入了寂靜之中。吳太后坐在太師椅上,而朱厚煌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良久,吳太后嘆息一聲,說道:“煌兒,我也管不了你了。但是你父王,就你這一點骨血。你如果有什么三長兩短。你讓我怎么見你父王于地下。“

    “母后。“朱厚煌想說什么。又被吳太后打斷了。

    吳太后說道:“什么也不用說了。知子莫若母。現在你說的再好聽,事到臨頭,你還是該怎么辦就會怎么辦。我也不強求了,你快些成婚。許藍這姑娘不錯,如果你不喜歡,你可以換人。但是今年過年前,必須成親。等你有了子嗣,想怎么樣,就怎么樣。我也不管你了。“

    吳太后支著拐杖,起身向后面走去。只留朱厚煌在原地跪著。

    “很多穿越者,都享有如花美眷。完美的愛情。真正論到自已。“朱厚煌心中暗嘆,他也憧憬在這個時代,遇見一次完美的愛情。

    但是,現在才發現。有大事在身。根本沒有時間談戀愛。而婚姻也是事業的一部分。根本沒有一些自己做主的空間。就像現在,并不是他想要結婚。而是他的事業需要有繼承人。并不是他真心的喜歡許藍。而是娶許藍對他的事業有所幫助。他所有的一切都歸于偉大的事業本身。哪里有時間顧及兒女私情。

    王者無私,霸者無情。非為無私,以天下為私。非為無情,而是大愛蒼生。

    “年底成親。“就這樣,朱厚煌匆匆的埋葬了自己對愛情的所有幻想。不管是因為孝道,還是事業。都不允許他再拖下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朱厚煌在面壁思過的時候。葡萄牙人也在總結教訓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卡看著統計報表,紅色的胡子高高的翹起來。“雍人的戰斗力需要重新估計,他們不是野蠻人。“弗朗西斯卡鄭重的說道:“白天的戰斗,我們損失兩條船。一百多個英俊的小伙子,回歸上帝的懷抱。而雍國沒有絲毫想要屈服的跡像。想要讓雍國屈服,必須采取新的措施。將艦隊與港口決斗,是愚蠢的決定。我們也必須避免更多的仿亡。“

    “不能一舉令雍人屈服,我們這次行動已經失敗了。我建議這次行動就此告終。艦隊撤回馬六甲,與雍人達成新的協議。“一個船長說道。只有強者才值得尊重。臺灣一戰,證明了雍國的實力,這才給雍國相應的尊重。

    ″不,絕不。“托梅大吼道。作為對明強硬派,他絕不能接受這次行動的半途而廢。他厲聲道:″雖然我們遇到了一些挫折,這一點小小的挫折,并不意味這次行動的失敗。而是偉大成功的開始。雍人并不是野蠻人,這也意味著他們的財富要遠遠超過了野蠻人。只要雍國屈服,我們也能以此打開明國的大門。那可是真的黃金之國,絕對能讓諸位獲得等身重黃金。又怎么能因為一點點挫折而放棄,等你老的時候,面對兒孫說,你們面對整個世界最后也是最偉大的征服,對中國的征服。放棄了。放棄了能讓他們成為貴族的行動。放棄了讓自己成為傳說中的英雄的時機。這是最可悲的懦夫的行為。“

    “托梅,不管你說的多么好聽。必須量力而行。現在的我們不可能攻陷大員,即便是能攻陷。所付出的代價,也會使這場征服變成得不償失。這支艦隊是王國在遠東的力量支撐。他們的損傷直接關系著王國在遠東的影響力。我們必須慎重的使用這一支力量。“立刻有人反駁托梅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們必須慎重的使用這一支力量。但并不意味著我們必須放棄行動。“托梅說道:“我們可以放棄港口,切斷他的海上運輸線。其實他們必須臣服與王國的力量之下。在遠洋戰戰斗之中,我們必將能獲得全勝。“

    一時間諸位船長,交頭結耳,議論紛紛。對托梅的計劃有些心頭。

    弗朗西斯卡咳嗽兩聲,聲音雖然不重,但是,將其他所有聲音都壓制下去。一時間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“我們所帶的補給。能在這里航行幾天?“弗朗西斯卡問道。

    他的副官回答道:“半個月。“

    ″那么我們就用這半個月的時間。讓雍國屈服。先生們都準備好嗎?“弗朗西斯卡身體前傾,大聲說道。紅胡子在微微顫抖。

    ″為戰斗,勝利,財富以及國王殿下干杯。“托梅高聲舉杯道。

    在航海之中,通常不儲存淡水。而儲存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舉起酒,慶祝即將發生的戰斗,并且預祝勝利。

  http://www.pejhp.tw/damingyongwang/3465387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pejhp.tw。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tangsanshu.com
捕鱼游戏单机版 大乐透大复式与小复式公式 篮球竞彩网 双色球折码走势图 江苏11选5多期投注 开心棋牌游戏挂 分析股票涨跌 e彩极速飞艇开奖直播 360彩票老11选5遗漏 九乐棋牌官方下载1.5 股票涨跌幅度限制 山东群英会遗漏查询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3d组六中奖查询 山东福彩23选5开奖直播 这北京pk10是真的吗 516开元棋牌